收稿邮件:sotrans@126.com
QQ:416481847
MSN:jesczhao@hotmail.com

首页 > 学术论文翻译频道 >金融翻译频道 > 行业资讯

刘煜辉:最好别阻止经济的正常减速

没有相关文章

  从第三季度起,中央政府明显开始严格了财政支出,原本安排的两年内中央投资1.18万亿的计划,有大部分余钱没有下发(今年还余下2000亿,明年还余下5885亿)。

  拜赐于第二季度开始的房地产强劲复苏,随后整个三季度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和投资出现了强力增长,让政府刺激得以喘息,全年赤字率有望保持在3%红线以下,而经济反弹超预期的强劲。

  楼市只是客串临时角色

  坦率地讲,我并不担心这种强劲增长的可持续性,因为我知道结果是确定的:不可持续。

  当下的房地产只是临时客串的角色,房价旱地拔葱式地涨起来后,现在的确到了一个 “刚性需求买不起,而投资需求怕加息”的阶段。由于未来相当长时间段内,资金面保持整体宽松,房价虽还难以出现趋势性转跌,但开放商投资活动可能会越来越谨慎 (土地变成楼盘速度的控制关乎开发商的生死),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会越来越弱。而外需等着美欧补库存周期结束,私人消费的跟进靠囊中羞涩的西方消费者显得有些勉强,美欧明年下半年经济环比二次回软是基本确定的。故此,中国经济自然减速很正常。

  我所担心的,是当这种增长露出疲态时,新的一轮银行贷款支持的、投资引领的刺激政策又重新出炉。从现在的情况看,政府似乎在为未来经济可能的减速,预留再度刺激的空间,我们似乎不能容忍经济的再度走弱,理由是失业和社会稳定面临风险。

  投资和消费比重反向

 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取决于国内投资和消费的相互关系。

  中国投资率自2001年以来不断上升达到43%,不仅远高于中国自身过去多年的平均水平(38%),也远高于主要经济体工业化进程的峰值水平(日本在 1970年,韩国在1991年的产能扩张顶峰时期,投资率也低于40%)。与此相反,从1997~2007年,中国消费率从59%下降至48.8%(与之对应的是中国的储蓄率上升至51.2%)。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居民消费率正常水平(70%左右),甚至低于发展中国家,像印度,尽管近几年投资上升很快,但是他们的居民消费率还高达55%。

  由于2009年初的经济刺激措施,固定资产投资在今年前三季度的GDP增长中贡献率达95%,即7.7%的经济增长中,7.3%是由固定资产投资带来的。作为比较,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在今年上半年已经达到88%,比此前10年平均为43%的数据整整翻了一番。今年以来,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加速上升意味着,投资占GDP的份额目前已经接近50%的关口。大摩的罗奇先生据此推测国内私人消费占GDP的比重,在今年三季度降到了35%这个最低限以下。投资和消费占GDP比重出现严重的反向发展趋势说明了一切:出口和出口引致的投资现在已占整个GDP近80%。

  再平衡历程将极难管理

  谁都知道,来自政府的投资需求只可以暂时平衡供需关系,从长期来看,这必然增加供应能力。居民是最终消费者,当他们的收入在经济中的份额不断下降,需求和供给最终将无法平衡。我们本来就已经是产能过剩,但这岂不是会在将来造成更严重的产能过剩?

[1] [2] 下一页

常见问题 最新优惠HOT

金融翻译样例

更多翻译样例

金融翻译